夏云龙专访:“心”系肿瘤 引领推动“肿瘤心脏病学”学科协同发展

作者:文佳[1] 
单位:健康大视野杂志[1]

  近年来,随着国际上先进的医学技术和医疗装备的引进,推动了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迅猛发展,我国“肿瘤心脏病学”领域不断涌现出众多学科带头人,他们以资深的临床经验、严谨的工作态度、前瞻的发展理念、杰出的创新能力,时刻彰显着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的时代风采。他们是医学领域改革发展进程中的先锋,他们在浩瀚的医学海洋中努力探索前行,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中国医疗事业的发展和人民的生命健康不断做出新的贡献。

  “肿瘤心脏病学”作为国际上一门新兴的交叉学科,近年来得到肿瘤学和心血管病学领域越来越多的关注。恶性肿瘤和心血管病作为威胁人类健康的两个主要“杀手”,当出现学科交叉与合作时必然会引起大家的关注与侧目,也必然会成为健康领域的“大事件”。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学科始建于1953年,在各级领导的支持及老一辈专家指导下,团结奋斗、拼搏进取,学科规模不断扩大,学术地位与医疗水平不断提高。2010年经省卫生厅批准,大连医科大学心血管病医院正式成立,已经成为集医疗、科研、教学为一体的知名心血管病医疗中心。其中承担了各项国家级课题近40项,获得国家级和省级各种奖励22项,学科整体水平和影响力在国内同一领域居先进地位。目前已形成心律失常、冠心病、高血压、心力衰竭、结构性心脏病、心脏外科、血管外科、心脏急症科、心脏重症监护室等9个亚专科。年门诊量达151700余人次,出院患者12100余人次,床位利用率100%。每年完成各种心脏病介入诊疗和外科手术3900余例。为此,今天我们特别邀请大连医科大学心血管病医院院长——夏云龙教授,与我们畅谈“心血管疾病与肿瘤的相关危险因素,肿瘤和心血管疾病的诊疗及干预策略,以及如何引领推动肿瘤心脏病学学科协同发展”。

  记者:近年来,恶性肿瘤和心血管病作为威胁人类健康的两个主要“杀手”,其发病率呈现上升的趋势。作为大连医科大学心血管病医院院长,请您谈一下,心血管疾病与肿瘤这两个独立的疾病之间其相关危险因素都有哪些?

  夏云龙教授:尽管大家通常认为这是两个独立的疾病,但事实上很多研究都显示这两种疾病可能存在一定的联系,它们往往具有一些共同的危险因素。

  第一,心血管疾病与肿瘤共同隐含着生物学机制。炎症是许多疾病发生、发展中较为重要的机制之一,目前认为肿瘤和心血管疾病的发病均与炎症有关。此外,研究发现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肥胖等都会导致炎症的产生,也提示心血管疾病及肿瘤可存在一些共同的危险因素。氧化应激一般来源于体内的正常代谢反应,亦或可通过接触某些毒物或吸烟产生,目前研究认为氧化应激可参与动脉粥样硬化、肿瘤、炎症性疾病的发生、发展。另外,也有研究报道性激素、瘦素、蛋白激酶与肿瘤和心血管疾病相关。

  第二,心血管疾病主要危险因素,目前公认的心血管危险因素主要包括:年龄、性别、家族史、吸烟、大量饮酒、精神紧张、高血脂、腹型肥胖、糖尿病、高血压、缺乏运动、饮食缺少膳食纤维等。多个研究已经证实了健康指标与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呈负性相关。因此,AHA指南推荐如下7项健康干预措施:不吸烟,加强运动,降低BMI,健康饮食,控制好血糖、血压、血脂。

  第三,肿瘤危险因素。流行病学调查显示不良生活方式或环境因素是肿瘤发病的重要原因。在发达国家,常见的肿瘤如肺癌、结肠癌、乳腺癌和前列腺癌的发生均与生活方式密切相关。世界卫生组织指出通过改变生活方式如戒烟、健康饮食、加强锻炼等,避免或减少性传播人乳头瘤病毒感染、减少城市污染等可使肿瘤的死亡率降低30%。

  记者:请问夏教授,心血管疾病中可变的危险因素对肿瘤的作用是什么?其中由哪些重要因素所导致?

  夏云龙教授:肥胖、糖尿病、高血压、高脂血症、吸烟、饮食、酒精和运动这八种因素是导致心血管疾病发病其重要危险因素。

  第一,肥胖。Framingham研究证实肥胖是心血管疾病发病重要危险因素之一,Litwin SE最新研究发现即使没有高血压的肥胖人群,心室也是存在肥厚性改变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20%肿瘤和体重增加、肥胖有关。基于大量研究和meta分析,美国癌症研究所和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ACIR/WCRF)提出,肥胖和食道癌、胰腺癌、肝癌、结肠癌、绝经后乳腺癌及子宫内膜癌、肾癌密切相关。同时,肥胖人群癌症风险增加与体重指数(BMI)升高有关。

  第二,糖尿病。尿病和心血管疾病间有多种共同的危险因素,如肥胖、高血压、高血脂等,且二者发病有着相同的病理生理基础,即血管内皮功能紊乱。发表于2015年的一项针对2型糖尿病和肿瘤观察研究的meta分析则显示,只有乳腺癌、结肠癌、肝内胆癌、子宫内膜癌与2糖尿病明确相关,而其他肿瘤证据并不确凿。

  第三,高血压。临床和试验研究均证实高血压与心血管及结构性心脏病相关。关于高血压和肿瘤发生风险的研究众多。2012年发表的一项大型研究数据,评估高血压和癌症发生风险,结果发现男性发生癌症风险比1.07,血压每升高10mmHg,癌症死亡风险比可达1.12,女性患者癌症死亡风险比为1.06。许多研究证实高血压与多种癌症相关,其中,和肾癌有较强的相关性。

  第四,高脂血症。血脂水平和心血管疾病关系密切,体内低密度脂蛋白升高时,易导致动脉粥样硬化的形成。血脂升高与肿瘤的相关性目前尚不完全明确。尽管异构数据库的数据显示血脂升高与乳腺癌相关,仍有许多的研究发现癌症患者血浆低密度脂蛋白并不高,原因可能与肿瘤本身改变胆固醇的代谢和吸收有关。

  第五,吸烟。吸烟增加心血管疾病发生率和死亡率,长期吸烟易导致血栓形成发生急性冠脉血栓事件。研究发现吸烟与多种癌症发生相关,美国癌症委员会2014年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癌症死亡人群中30%与吸烟有关。

  第六,饮食。大量调查研究显示饮食与心血管疾病发生明显相关,其对心血管疾病影响主要体现在体重、血压、血脂水平这些高危因素方面。很多癌症也与饮食结构和习惯有关,进食致癌物质如亚硝酸盐、曲霉菌毒素会导致癌症发生,摄入高脂肪含量食物引发的高血压、高血脂、慢性炎性反应同样会引发癌症。AICR/WCRF最新提出了有证据支持的特定食物和特定癌症的报道,其中包括红肉和直肠癌,黄曲霉毒素和肝癌,饮用水中的砷、β胡萝卜素和肺癌。同时提出高纤维饮食可降低结肠癌癌发病率。

  第七,酒精。一项荟萃分析纳入了16351例确诊心血管疾病患者,其研究数据显示适当饮酒可以降低心血管病事件和全因死亡率。但是过量饮酒增加心血管事件和全因死亡率。大量研究证据表明,饮酒可以导致咽喉癌、食管癌、肝癌、结肠癌以及绝经前后的乳腺癌的发生。

  第八,运动。基于大量的科学报道,运动有益心血管健康,运动对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如高血压、肥胖、糖尿病和高脂血症也是有利的影响。目前关于运动可降低癌症发病风险的流行病学证据较多。其中AICR/WCRF的研究报道显示运动可以降低结肠癌风险,同时也可能会降低绝经后的乳腺癌及子宫内膜癌的风险。

  记者:那么,请问与肿瘤相关的不可改变的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有哪些?

  夏云龙教授:年龄、性别、种族作为心血管疾病和肿瘤发病的共同危险因素,具有不可改变性。年龄是心血管疾病和癌症发病风险中相对稳定的一个因素。年龄和疾病相关性受生活方式影响密切,如饮食、运动、体重指数、吸烟等。研究发现,在发达国家,有78%新发癌症和年龄增长有关(≥55岁)。

  性别影响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的发展。男性患心血管疾病年龄较女性早,且癌症发生率较女性高。据统计,2010年全美男性排名前三的癌症分别是前列腺癌、肺癌、直肠癌;女性则是乳腺癌、肺癌和结直肠癌。 
 
  据统计,2009年美国黑人癌症发病率最高,主要是前列腺癌和女性乳腺癌。卒中和心血管疾病早期死亡人群中黑人也是最高,这可能与基因多态性导致疾病易感性不同有关。

  记者: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预测肿瘤治疗相关的心肌风险性是什么?

  夏云龙教授:心血管危险因素如年龄,心功能不全,冠心病,高血压,吸烟和肥胖等能够影响肿瘤治疗心肌毒性的发生。最近Ezaz等应用一种风险因子评分工具,帮助正在使用曲妥珠单抗的患者评价发生心力衰竭或心肌病的风险。该评分工具包括7项风险评估因子:包括年龄,辅助化疗,冠状动脉疾病,心房颤动或心房扑动,糖尿病,高血压和肾功能衰竭。共分为3个危险分层:低分组(0- 3分),中间组(4- 5分)和高分组(≥6分),结果显示3年的心力衰竭或心肌病风险分别为16.2%,26%,和39.5%。

  记着: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影响癌症幸存者的结果显示。

  夏云龙教授:最新一项关于癌症幸存者的研究(CCSS),入选超过35岁的癌症放化疗的幸存者,结果显示,这些患者的卒中或心肌梗死的发生风险比其家庭健康成员提高5倍,如果合并血脂异常,糖尿病或肥胖,这种风险会大大增加。在多变量模型研究中发现,高血压是独立的危险因素,明显增加胸部放疗及蒽环霉素治疗的患者的心脏事件的发生率。

  记者:请问夏教授,如何控制心血管病风险能够降低肿瘤风险,做到早期干预和治疗?

  夏云龙教授:EPIC研究纳入了23153例35~65岁的健康参与者,经过历时7.8年的随访发现,坚持所有4项健康生活方式(1.不吸烟;2.BMI<30;3.每周体能活动>3.5小时;4.健康饮食)的参与者相比那些没有坚持的校正风险比:慢性病0.22(CI,0.17- 0.28);糖尿病0.07(CI,0.05- 0.12);心肌梗死0.19(CI,0.07- 0.53);卒中0.5(CI,0.21- 1.18);癌症0.64(CI,0.43- 0.95)。Rasmussen- Torvik等做了一项相似研究,结果发现坚持至少6项理想健康指标组发生癌症事件的风险相比坚持0项组发生率降低了51%。随着理想健康指标的降级癌症发生风险增加,EPIC及Rasmussen-Rorvik的研究都相继证明,坚持健康的心血管生活方式能够降低癌症事件的风险。

  心血管疾病和癌症之间存在着大量相同或相似的危险因素,看似不同的疾病可能存在着一些共同的病理基础。慢性炎症在其中可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肥胖、糖尿病、高血压、血脂异常等诸多因素影响着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的发生、发展。有效的控制心血管病风险因素也会降低癌症风险。同时,深入的了解心血管疾病与癌症之间内在联系可能会引导我们更好的进行疾病预防,早期干预和治疗。期待未来更多的研究结果,为肿瘤及心血管疾病联合防治及相关指南的制定提供更多可靠的证据。

  记者:据了解,为了进一步推动“肿瘤心脏病学”学科的不断向前发展,搭建产学研用交流平台,由您担任大会主席的第一届中国肿瘤心脏病学会议(CCOC2016)是以“预防、早期干预、多学科协作提供全程医疗服务”为主题。作为本次的大会主席,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本次大会的盛举?

  夏云龙教授:第一届中国肿瘤心脏病学会议于2016年11月18日在大连召开。本届大会以“预防、早期干预、多学科协作提供全程医疗服务”为主题。汇聚肿瘤科、放疗科、血液科、影像科以及心内科等多个学科的专家学者,为有志于发展中国肿瘤心脏病学的同仁创造了更多的交流机会。

  本次会议由中国临床肿瘤学会、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中国医师协会心力衰竭专业委员会、大连医科大学、大连心脏学会、大连肿瘤学会主办,国际肿瘤心脏病学会(ICOS)、加拿大肿瘤心脏病学网(CCON)、辽宁省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辽宁省医学会肿瘤分会、辽宁省医学会心电生理与起搏分会、大连市医学会、大连市医师协会协办,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大连医科大学心血管病医院、医问医答国际平台承办。

  大会开幕式由我主持,我在开幕式总结时指出:“目前,肿瘤心脏病学这一学科在国际上仍然处于起步阶段。而今天,在中国大连,第一届肿瘤心脏病学会议在各位同道的努力和帮助下,得以胜利召开。此次大会,标志着中国肿瘤心脏病学从无到有,并预示着肿瘤心脏病学此新兴学科必将在各位同道的努力下走向繁荣。因此,此次会议必将为肿瘤学历史所铭记。我相信此次会议必将激荡起一些新的思维,涌现出一批杰出的肿瘤心脏病学专家,并在诸位同道的努力下,立足肿瘤治疗相关性心血管毒性的诊断、治疗、研究、预防、宣教等方面,使我国肿瘤心脏病的诊疗水平得到长足的进步,使得我国相关患者在未来获得更多的收益,成就我国心脏肿瘤的璀璨事业,并促进我国卫生事业蒸蒸日上!”

  开幕式之后,会议进行了丰富多彩的专题报告。例如:肿瘤心脏病学现状与未来介绍;抗肿瘤药物与心脏毒性的影响与保护;心脏肿瘤学的基础研究与心脏保护;心肌损伤早期的影像学评估;心脏肿瘤;肿瘤治疗的多学科协同综合管理;最新指南解读;复杂病例分享等等。同时,来自国际肿瘤心脏病专家,国际肿瘤心脏病学会主席Susan Dent教授,美国心脏病学院(ACC)肿瘤心脏项目主管Ana Barac教授也亲临授课,并指导进行多学科协作等精彩发言和经验分享。

  肿瘤心脏病学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正如专家所言,此次大会的召开标志着中国肿瘤心脏病学从无到有,并预示着肿瘤心脏病学必将在中国走向繁荣。

  记者:纵观我国“肿瘤心脏病学”学科技术发展,长久以来,大连医科大学心血管病医院一直坚持“用心、精心、尽心、仁心”,坚持不懈地为人民健康做出无限努力与贡献。您无论在医院管理和推动学科发展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作为大连医科大学心血管病医院院长,请您结合多年来的实践经验和体会,回顾总结一下我国“肿瘤心脏病学”的发展进程和未来发展期冀?

  夏云龙教授:肿瘤心脏病学产生的背景与近年来肿瘤和心血管学科飞速发展密不可分。首先,随着近年肿瘤诊疗水平的提高,尤其是基因学指导下精准治疗的推进和实施,肿瘤患者生存期不断延长,生活质量不断提高。在可以预期的未来,很多类型肿瘤经过治疗逐渐以一种慢性病的模式长期存在。与此同时,研究显示却有近半数肿瘤患者死亡于非肿瘤原因,心血管疾病是其主要的死因之一。其次,当前很多肿瘤治疗过程本身伴随着潜在的心血管毒性,进而可能影响众多肿瘤患者的预后及生活质量。第三,随着人类预期寿命的提高,高龄人群在合并心血管疾病的基础上罹患肿瘤成为多发现象,两者治疗间的相互干扰成为潜在医疗问题。第四,肿瘤学科和心血管学科的迅猛发展使得单一学科的医生很难快速掌握对方学科的治疗进步、以及其给相关疾病带来的预后变化,进而影响对某一种治疗合理性的综合判断。学科间交叉知识的掌握对该类患者的治疗显得愈发重要,相关知识的培训甚至交叉学科专科医师制度的建立显得愈加必要。肿瘤心脏病学正是在这些背景下应运而生。

  作为一门新兴学科,肿瘤心脏病学发展较快。近年来,北美国际心脏-肿瘤学会及加拿大心脏-肿瘤网络相继成立,美国心脏病学院(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以及其他众多学会与期刊近期更是专门发出述评与呼吁。另一方面,一些研究也发现,心血管与肿瘤疾病在部分遗传背景、免疫机制、危险因素、生物标记物等方面有着相近、甚至共通之处。因此,心血管、肿瘤、以及其他包括影像等相关学科深度合作,并及时结合相关领域的最新进展,设定合理的评价与干预策略,将有助于解决这一临床问题,进而使得更多的临床患者获益。

  在中国,肿瘤心脏病学仍处于萌芽阶段,虽然众多从事肿瘤学科的医生,包括肿瘤科、放疗科、血液科以及一些肿瘤相关的外科医生,也逐渐意识到了这一学科发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而心血管学科近些年的进展,也掌握了众多的保护心脏免于肿瘤相关治疗所产生继发损伤的技术和手段。但在实际工作中,相关的病人仍然欠缺多学科联合的干预和保护,甚至很多肿瘤心脏病学的问题在临床工作中被严重忽视。更重要的是,我国存在大量的患者人群,巨大的需求决定了肿瘤心血管病这一交叉学科在中国快速发展的迫切性和必要性。基于此,2016年6月5日,来自全国十余家三甲医院,汇集心血管领域与肿瘤学、血液学、肿瘤放疗领域,以及影像学领域的17名专家学者,召开了全国第一次肿瘤心脏病学研讨会。会议明晰了肿瘤心脏病学的主要学科定位:抗肿瘤治疗引起的心脏毒性;肿瘤合并心脏病;肿瘤与心脏病的共同危险因素与干预;心脏肿瘤(良性与恶性)。

  并探讨了肿瘤心脏病学未来发展计划。与会专家强烈呼吁,并发出此倡议:期望在当前疾病机制理解以及医学技术进步的前提下,共同努力,多学科交叉协作,紧密配合,推动肿瘤心脏病学科在中国的快速发展。具体包括:探讨心血管-肿瘤科(含血液科、肿瘤放疗科)-影像科会诊协作流程,改善癌症患者的预后;开展多中心协作,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建立病例登记数据库;策划心脏-肿瘤的专科门诊、病房建立;推荐对于肿瘤患者诊疗中的心脏毒性进行评估;强化肿瘤心脏病学相关基础与临床研究;设立肿瘤心脏病学的教育教学规范;通过会议、网络及媒体积极推广传播心脏-肿瘤学知识及防治理念;策划召开学术会议和学术推广;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最终使得肿瘤心脏病学科快速健康茁壮的成长,进而使更多的患者延长生命,改善生活质量。

  作为大连医科大学心血管病医院院长,纵观医院的发展和学科建设,给我感触最深的是:我们医院肩负承担着社会责任,因此我们一直热心社会公益活动,并率先建立了心脏中心网站,组织世界心脏日的义诊和宣教、先心病儿童的普查和慈善救治、百姓医学科普大讲堂、社区医务人员的培训、基层医院的会诊和巡讲等活动。

  另一方面,医院的发展与一流的团队、人才密不可分,我院肿瘤科刘基巍主任,血液科方美云主任,放疗科邓晓琴主任,以及,放射科,超声科等高水平学科,与心血管学科紧密配合,互通有无,团队发展,创建肿瘤心脏病学诊疗流程,开设肿瘤心脏病学门诊,并开展相关科研工作。在医院未来的发展中,我们将继续发扬“一家人、一条心、一股劲”的团队精神,以一流的团队、一流的技术、一流的服务为百姓的健康保驾护航。
让我们“心”系肿瘤,协同发展,创建中国“肿瘤心脏病学”美好的未来!
(本次采访感谢365医学通讯社的大力支持!)

    2017-2-8 9:11:20     访问数:257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  
搜专家搜文章搜会议展秀
搜音频搜视频搜特刊图书
搜课件搜问答搜网络讲堂
搜会议搜专题搜医院搜科室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